TOP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

前前后后 >> 权游:进击的北狼 >> 第133章 王见王
  • 主题:

  • 字体:

    -

    18

    +
  • 重置

第133章 王见王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 权游:进击的北狼 前前后后 qianqianhouhou8.com查找最新章节!

轰隆隆!

满是肌肉的健壮马蹄,踩踏在山谷大道的路面,掀起一阵弥漫天空的灰尘。

数以千计的前排谷地骑兵,将手中紧握的钢铁骑枪平举,钢铁骑枪枪尖的下方,一面以蓝白为底色,在月亮上翱翔的雄鹰为家徽的旗帜,正随着冲锋带来的强风,不断飘扬。

艾德慕率领的这五千奔流城骑兵,本就只为骚扰西境大军,根本没有想过正面对拼。

所以,他们连骑枪都为携带,战马上除了干粮饮水,便仅有长剑与弓箭。

由于双方距离不远,且已经完全冲锋起来的谷地骑兵速度非常快,奔流城骑兵根本来不及拉弓齐射。

立刻在心中做出判断的艾德慕,抽出自己的长剑,指着正前方的谷地骑兵们,硬着头皮大声命令道:“冲锋!”

冲啊!

奔流城骑兵们同样明白自身的处境,他们纷纷拔出长剑,右手持剑高举超过脑袋的位置,剑尖朝着敌人平举,齐声呼喝着。

哒哒哒!

呲啦!

咴儿~~

啊!

随着双方骑兵互相冲锋接近,在接触的那一瞬间,战场上立刻响起大量交织在一起的声音。

一寸长一寸强!最前排的谷地骑兵们,他们手中的钢铁骑枪,直接将大量奔流城骑兵身体捅穿。

最前排的奔流城骑兵如同被镰刀收割的麦子,直接惨叫着,成片成片的从战马上倒下。

撕拉!

少部分避过骑枪突刺的奔流城士兵,在接近谷地骑兵时,趁着对方来不及丢掉丢枪拔剑,手中长剑直接从他们脖子划过。

战场上血花绽放,标志着残酷的骑兵对冲正式开始。

嘭!

咴儿~~

啊!

其实,在双方骑兵对冲时,不管是骑兵还是战马,下意识都会躲避迎面而来的敌人。

可在紧凑的集团冲锋阵型下,总有一些骑兵无可避免的重重撞击在一起。

在这种力量与速度的碰撞中,双方都讨不到好,撞在一起的战马,悲鸣着倒在地上。它们背上的主人,被强大的惯性带着,惊呼着从空中狠狠摔入敌方阵营。

这些摔倒的骑兵,极其幸运的,在万蹄奔腾的冲锋中,还能存活下来。但绝大多数,是被无数铁蹄踩得血肉模糊,根本无法分辨他曾经的模样。

锵,锵,锵!

双方骑兵在正式接触,开始短兵相接的真刀真枪战斗时,不断有人飚血倒下战马。

鲜血,尸体,惨叫声让战场变得无比混乱。

可在骑兵的对冲中,起决定作用的因素是什么呢?

阵型是否恰当?冲锋速度是否足够?装备精良是否精良?

其实许多实战经验丰富的骑兵统帅们,都统一认为,最重要的是士气!

但是骑兵的们的士气可不是凭空得来的,除了金钱等外部因素,影响骑兵士气的最主要内部因素,是冲锋时的速度。

因为人类在高速的运动中,身体会分泌足够多的多巴胺,同时,肾上腺激素也会飙升。

用普通人能听懂的话来说,就是冲得足够快就飘了,飘了也就忘记危险了!

在这种强烈的刺激下,骑兵们自然情绪高涨,如同打了鸡血一般战斗。

奔流城的骑兵们正被四面包围,且并未完全冲锋起来,身上的装备,也不如一身亮银色铠甲的谷地骑兵们。

所以,在经过短暂的贴身肉搏后,他们毫无悬念的,在这场骑兵对冲中,直接被谷地骑兵们,以锥形冲锋阵型轻松凿穿。

啊!

阵型被凿穿的奔流城骑兵们,开始被谷地骑兵们娴熟的进行分割,并不断屠杀。

起初,坐镇后方的艾德慕强行发布命令,让这些奔流城骑兵们努力挣扎战斗。可当伤亡到达一定程度时,便是谁也无法阻止的大溃逃。

看着四散溃逃,被谷地骑兵追杀的奔流城骑兵。艾德慕猛的一咬嘴唇,对身边的数十名精锐亲卫命令道:“其他三面冲不过去,趁着这里混乱,跟着我往艾林谷方向冲。

突破包围后,我们便转向盐场镇。那里有个港口,我们通过水路回奔流城。”

“是!”

数十名死忠于艾德慕的亲卫,齐齐对他回答一声,便紧紧护着他往前方突围。

由于数以千计的奔流城骑兵溃逃,此时战场非常的混乱。艾德慕一行数十骑,避开正集中分割屠杀的谷地骑兵大部,专朝人少的地方突围。

不一会,他们便突围到谷地骑兵阵型的最后方。

而这队逆行的骑兵队伍,也终于引起了谷地骑兵们的注意,数百谷地骑兵从阵型中分出,朝着他们追赶而来。

“哈哈,他们现在才发现我们。晚了!”

艾德慕一边策马朝前方迅速前进,一边转头紧紧盯着身后的敌方追兵,嘴里发出劫后余生的大笑声。

咻,咻,咻!

正在他转头盯着后方追兵时,耳边听到一阵尖锐的箭矢破空声。

啊!

咴儿~~

密密麻麻的箭矢如同雨点一般,掉落在艾德慕这数十骑的前方部分。前方的十多名骑兵,连人带马在惨叫中被扎成刺猬。

嚯!

艾德慕见状,直接扯动缰绳,让胯下战马慢慢停止下来,朝着前方看去。

在距离比较远的正前方,脸上挂着笑容的提利昂,和一脸沉思,不知道在想什么的贝里席,各自骑在一匹战马上。

他们的身边,五六百名腰缠箭壶的弓箭手,站着比较整齐的阵列,重新上箭拉弓,瞄准艾德慕这数十骑兵,等待命令。

“投降吧!”

知道对方第一波箭雨算是警告,同时,艾德慕也深知,以自己的身份,绝对不可能被他们处死,直接扔掉手中长剑,举手做出投降的动作。

护卫在他身旁的亲卫们,见自己效忠的主君都已投降,便齐齐扔掉手中长剑。

哒哒哒!

后方的谷地骑兵迅速赶来,将艾德慕等人直接拿下,这场由泰温布置的合围,圆满结束。

“这些谷地骑兵的集团冲锋,还真是厉害!奔流城骑兵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已经来到十字路口的凯冯,见山谷大道的骑兵战斗迅速结束,由衷的发出一声赞叹。

“艾林家族毕竟是古老的安达尔王族,谷地的骑士传统浓厚,他们的骑兵厉害也算正常。”

泰温听到身后弟弟的话,头也不回的回答一声,有些遗憾的摇摇头,继续说道,

“我这次撒网,本来是想抓住那条黑鱼。没想到却抓到一条小鳟鱼。”

“泰温大人,艾德慕·徒利身份尊贵,是霍斯特·徒利的唯一儿子及继承人。这应该是比抓住‘黑鱼’布林登更好的事啊!”

非常了解徒利家族的史提夫伦,适时的插嘴说道。

“你不懂,如果是在战争前期,能抓住这条小鳟鱼。估计,奔流城我们早就拿下来了。可现在……”

“敌人,河间大道方向出现敌人!”

正在泰温开口解释时,十字路口靠近河间大道的数千名西境步兵,同时发出高声警戒。

泰温闻声,立马转头朝河间大道看去。

在河间大道的远处,至少数千名明显北境打扮的骑兵出现,他们驻马原地,默默等待着什么。

北境骑兵军阵忽然如波浪般分开,一头体型明显高出周围战马许多的灰毛巨狼,以一种王者迅速领地的悠闲姿态迈步走出。

在它的背上,一名穿着崭新铠甲,身材壮硕的年轻王者,正面无表情的注视着十字路口的泰温大军。

在年轻王者的身旁,一名年轻的黑发骑士侍从随行左右,他一手提着长柄战锤,一手抱着一把裹着黑色剑鞘的双手巨剑。

“罗柏·史塔克!”

不用多想,泰温立刻便知道那名骑着巨狼的年轻人是谁。他恶狠狠的用低沉的声调念出对方的名字。

“泰温·兰尼斯特!”

同样的,骑在血风身上的罗柏,目光第一时间锁定了,在上万西境大军中,那头鹤立鸡群的老狮子。

谷地参战,加入了西境大军?

目光打量一番泰温,罗柏的视线越过他,看向了尸横遍野的山谷大道战场。当他看到艾林家族的旗帜时,不由眉头紧皱。

“陛下,对方起码两万多步兵,一万左右的骑兵。艾德慕大人那边的结果,已经非常明显了。”

跟在罗柏身后的瑞卡德伯爵,虽然知道他不是个冲动的人,但还是尽职尽责的出言劝说道。

“瑞卡德伯爵说得对!”

“对的,陛下。”

“陛下,请好好思考下瑞卡德伯爵的建议!”

瑞卡德伯爵说完之后,连一向喜欢直接莽的大琼恩都出言赞同,其他随行出战的北境伯爵更是出声附和。

嗷呜!

感受到罗柏的心念,血风硕大的脑袋朝上一扬,发出一声巨大的狼啸。

“那头狼怎么会如此巨大!”

“听说罗柏·史塔克也有狼性,每天都要生吃人肉!”

“能控制如此恐怖的巨狼,他真的是被神祝福了吗?”

从未见过血风的西境大军,直接被这恐怖的狼啸镇住,随后,整个西境大军开始议论纷纷。

“泰温大人,我愿意带这三千名骑兵,与谷地骑兵汇合后,一起迎击罗柏·史塔克。”

非常迫切想击败北境大军,夺回孪河城的史提夫伦咬牙切齿的,对泰温请命道。

“不用,他现在这是在向我示威!

能接连拿下兰尼斯港,凯岩城,孪河城的人。绝对不会因为一个亲戚,便什么都不管,就冲上来送死。”

泰温那充满智慧的淡绿双眼,看着远处的一人一狼,出言否决了史提夫伦的请命。

确实如泰温所料,那极具穿透力的狼啸声结束后,北境骑兵们统统调转马头,开始转身离开。

最后才骑狼离开的罗柏,眼神仿佛穿透这遥远的距离,与十字路口的泰温目光相对,传达了一句他的心意。

下次见面,我们双方,只有一人能活!

缺少亚当骑兵部队的西境大军,现在根本无法留下北境骑兵,只能目送他们离开。而具有一战之力的谷地骑兵们还在收拾着残局。

五千多名奔流城骑兵,死伤了超过三千,剩下的近两千骑兵大多数原地缴械投降,少数想要策马奔逃,却被这蛛网式的合围牢牢困死。

“父亲!”

“泰温大人!”

片刻之后,提利昂与贝里席策马来到十字路口,齐齐拜见泰温。

“嗯,贝里席大人,这次你劝说谷地释放提利昂,并出兵参战,功劳非常大。

刚好,赫伦堡的河安家族已经被我驱逐。或许,你将会成为赫伦堡的伯爵大人。”

泰温听到他们的问候,点点头,并未搭理提利昂,而是首先朝着贝里席说道。

“感谢泰温大人的慷慨,我必将献上自己的全部忠心,好好为兰尼斯特家族服务。”

虽然手握王国财政大权,可身份仍然低微的贝里席闻言,脸上绽放出发自内心的笑容,坐在马匹上,朝泰温欠身行礼回答道。

“嗯,我之后会给乔佛里国王写信,说明我的建议。”

泰温非常满意贝里席的谦卑态度,他点头说了一句,便转头对着自己的小儿子,继续说道,“很好,这次你又侥幸不死。那只小鳟鱼呢?”

“又侥幸不死吗?呵,抱歉,让您失望了。”

低声回味着泰温的话,提利昂自嘲式的笑了一声,然后朝着身后大喊道,“波隆,把尊贵的艾德慕大人带过来。”

“是!”

随着一声回答,一名嘴角挂着一丝坏笑,黑发黑眼,满脸胡茬的雇佣兵,带着被捆绑横放在他面前的艾德慕,驱马走上前来。

“提利昂!”

看着被波隆带来的艾德慕,泰温眉头一皱,用比平时说话更高一调的声音,叫着提利昂的名字。

“我在,父亲。请问您有什么吩咐?”

“我一直认为你除了头脑,便毫无用处。现在你是不是在鹰巢城被关傻了?这样对待艾德慕大人?这样对待一名身份高贵的贵族?”

泰温当着众人的面,也毫不给提利昂面子,直接大声训斥道。

“是,父亲。是我想得不够周到。”

提利昂被训斥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他压着自己的怒气,对波隆吩咐道,

“波隆,将我们这位高贵的贵族大人,轻轻放下来,并为他松绑。”

波隆闻言,点点头,按照他的吩咐将艾德慕放下并松绑。

“艾德慕大人,我为我儿子的失礼道歉。即便成为俘虏,你也应该得到贵族应有的体面。”

“感谢泰温大人,您真是一名高贵有礼的贵族。”

艾德慕被松绑后,活动了下手腕,肩膀,对着泰温礼貌回应道。

“我想,我们可以聊聊,如何让河间地与西境停止战争,共享和平。”

……

“开门!”

随着命令的下达,奔流城西面大门缓缓降落下来。罗柏骑着血风,带着一众北境伯爵及亲卫们进入其中。

“罗柏……陛下,艾德慕怎么样了?”

罗柏一行刚进入奔流城校场,从城墙石梯匆匆走下来的布林登,面带焦急的开口询问道。

“我们去晚了。两万多西境大军,加上至少七八千谷地骑兵,将他们直接合围。

一个奔流城的骑兵都没有逃出来。艾德慕舅舅……现在不知道是死是活。”

罗柏从趴伏在地的血风身上跳了下来,面色凝重的摇了摇头,直接将自己看到的说了出来。

“哎,当时我就应该尽力阻止他带兵出击。而且,我也没仔细思考,那种情况下,你怎么让奔流城出兵拖住泰温的西境大军。

总之,这次,是我的错!”

布林登听到罗柏说艾德慕生死不知,整个人仿佛泄气一般,垂头低语,埋怨着自己。

“舅公,这不是你的错。艾德慕舅舅假借我的名义出击,你也没办法阻止。

放心,有奔流城精锐的亲卫保护,他只要看准时机投降,便没有生命危险。

毕竟,他不是个会死战到底的人。”

罗柏非常理智的劝慰着布林登,以他对艾德慕的了解,估计艾德慕多半见事不可为,便会选择投降。

“嗯,希望如此。走,我带你去看看你的外公吧!”

布林登点点头,收拾心情,对着罗柏开口说道。

“好,那就麻烦舅公带路了!”

罗柏点头答应之后,布林登便快步在前方带领着他,朝奔流城主堡而去。

由于奔流城建立在河流三角形位置,奔流城内堡的公爵房间也是按三角形设计的。罗柏两人,通过一座盘旋的楼梯来到公爵房间,见到了霍斯特·徒利公爵。

霍斯特公爵正躺在房间中的鹅绒大床之中,他面容衰老消瘦,年轻时的棕红色头发,此刻已经一片银白,蓝色的双眼呆滞无神,正呆呆的盯着公爵房间的屋顶。

在他床边,数名仆从及守卫侍立在旁,等待着他偶尔的召唤。

“哥哥,罗柏来看你了。罗柏·史塔克,凯特琳和艾德的儿子啊!”

看着床上的霍斯特公爵,布林登难受的抽了抽鼻子,在他心里,宁愿哥哥像以前一样高声怒骂自己,也不愿看到他现在这幅模样。

“外公,我又回到奔流城了。你给我说两句话吧!”

罗柏见布林登说完,霍斯特公爵毫无反应,他也尝试着说了两句。

他其实对奔流城,对自己外公根本没有什么印象。

虽然罗柏是在奔流城出生,但艾德赢得篡夺者战争,从南方凯旋回来,带凯特琳和他回临冬城时,他还是个襁褓中的婴儿,哪会有什么记忆!

“哎,他得病之后便是这样,时而清醒,时而糊涂。不过,现在糊涂的时间越来越久了。算了,我们走吧!”

布林登见霍斯特公爵没有什么反应,便对罗柏开口说道。

“嗯!”

“布……布林登。”

正当罗柏回答一声,和布林登转身离开时,忽然听到身后的微弱叫声。

“哥哥,我在,你清醒了?”

布林登听到呼唤,惊喜的转身快步走到床前,对霍斯特公爵询问道。

“嗯。”

“哥哥,你看。这是罗柏,凯特琳的儿子。”

听到霍斯特公爵回答,布林登立马将罗柏扯到身前,对他解释道。

“罗柏……长得和凯特琳真像啊!”

霍斯特公爵闻言,朝罗柏微微抬了抬满是老年斑的右手,并小声开口说道。

罗柏见状,立马上前握住他的右手,柔声叫道:“外公,我替母亲来看望您了。”

“哥哥,罗柏现在可是堂堂的北境之王。他刚带着北境大军攻克了兰尼斯港,凯岩城,孪河城。解了兰尼斯特家族对奔流城的围困。

我们徒利家族,现在应该表示自己的态度!”

布林登趁着自己哥哥处于清醒状态,赶紧将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

“我……奔流城公爵,三叉戟河总督,河间地徒利家族的霍斯特·徒利。向北境之王宣布效忠。

咳,咳。最后,在我死之后,我的爵位由儿子艾德慕·徒利继承。

但是,他继承爵位的前提,是继续效忠北境与河间地之王,罗柏·史塔克!”

似乎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霍斯特公爵听到布林登的提醒,鼓起全身的力气,一股脑的将这番话说了出来。

当霍斯特公爵的话一说完,布林登反应过来后,率先对着罗柏单膝跪地,大声喊道:“布林登·徒利,拜见北境与河间地之王!”

公爵房间中的守卫与仆从们,听到布林登的喊声,立马反应过来,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齐声大喊:“拜见北境与河间地之王!”

权游:进击的北狼最新章节手机版 - 权游:进击的北狼全文阅读手机版 - 权游:进击的北狼txt下载手机版 - 浅巍的全部小说 - 权游:进击的北狼 前前后后移动版 - 前前后后手机站

《权游:进击的北狼》小说推荐: 我乃九叔大弟子洪荒:开局成为世界树至强圣体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我的练功系统我才是真正的大恐怖万倍增幅:鸿蒙至高神,加入诸天万界群反派:开局抢回女主成神祗的我在聊天群传道穿书后她玩脱了斗罗之黄金圣衣帝皇召唤,无上神朝净无痕伏天氏新笔趣阁宁北苏清荷小说免费阅读赵洞庭穿越成皇神级复制系统净无痕 伏天氏笔趣阁伏天记笔趣阁净无痕全球神祗:我创建了scp世界!惊龙战神秦惊龙萧依依医品毒妃惊天下朝烟镇国战神叶君临黄金召唤师玄幻:开局签到万倍修炼天赋粱惊弦方冰漫威魔法事件簿医仙谷打杂三十年,我白日飞升战天龙帅雷秩丹魂剑魄
猜你喜欢: 我乃九叔大弟子洪荒:开局成为世界树至强圣体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我的练功系统我才是真正的大恐怖万倍增幅:鸿蒙至高神,加入诸天万界群反派:开局抢回女主成神祗的我在聊天群传道穿书后她玩脱了帝皇召唤,无上神朝斗罗之黄金圣衣净无痕伏天氏新笔趣阁宁北苏清荷小说免费阅读赵洞庭穿越成皇神级复制系统净无痕 伏天氏笔趣阁全球神祗:我创建了scp世界!伏天记笔趣阁净无痕惊龙战神秦惊龙萧依依医品毒妃惊天下朝烟黄金召唤师镇国战神叶君临玄幻:开局签到万倍修炼天赋粱惊弦方冰医仙谷打杂三十年,我白日飞升漫威魔法事件簿从全职法师开始的夜府雷秩人族镇守使
本站强推: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我乃九叔大弟子至强圣体洪荒:开局成为世界树反派:开局抢回女主惊鸿我才是真正的大恐怖万倍增幅:鸿蒙至高神,加入诸天万界群斗罗之黄金圣衣我的练功系统成神祗的我在聊天群传道穿书后她玩脱了帝皇召唤,无上神朝净无痕 伏天氏笔趣阁净无痕伏天氏新笔趣阁神级复制系统宁北苏清荷小说免费阅读黄金召唤师玄幻:开局签到万倍修炼天赋入世玄医苏莫诡秘:从阅读者开始漫威魔法事件簿你都1000级了,外面最高30级雷霆武神医品毒妃惊天下朝烟人族镇守使全球神祗:我创建了scp世界!赵洞庭穿越成皇紫宸苏梦瑶超级雷帝

权游:进击的北狼最新章节手机版 - 权游:进击的北狼全文阅读手机版 - 权游:进击的北狼txt下载手机版 - 浅巍的全部小说 - 权游:进击的北狼 前前后后移动版 - 前前后后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