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

前前后后 >> 他怎么可能是魔尊 >> 第84章 章 最惨师兄
  • 主题:

  • 字体:

    -

    18

    +
  • 重置

第84章 章 最惨师兄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 他怎么可能是魔尊 前前后后 qianqianhouhou8.com查找最新章节!

萧程盈苦笑了下,问道:“师父他老人家,没生我的气吗?”

何清明重重的叹了口气,道:“师父他,你还不清楚?他就是偏心,从小到大都偏心你,你那么喜欢胡闹,却从来不责罚你,我一直谨慎小心,不敢行差踏错,还是要被他骂的。哎,这男弟子和女弟子的差别就是不一样,我小时候可记恨你呢,总是能轻易的得到师父的疼爱。”

萧程盈眸子里含着泪,笑道:“才不是呢,师父那里是对男弟子和女弟子差别对待,分明就是对你和其他弟子差别对待。师父从一开始就打算让你继承掌门之位,所以才对你要求严格。即便是我天分和修为远超过你,还是不在师父的传承人选之中。”

何清明点头,道:“那倒也是,我想啊,师父大约是心里愧对你,飞升之时,曾反反复复的叮嘱我,一定要好好的照顾你。我那时心想,就我,还照顾你?你不把灵云山派的屋顶掀了,我就该烧香拜佛了。可还真是没想到,日后你还真有能用得着我的地方。”

萧程盈定定的看着他,喊他:“何师兄!”

何清明叹了口气,道:“就冲你这一声师兄啊,你放心,这事儿包在我身上了,一定给你一个交代,哪怕是要了师兄这条命,也决不退缩。”

萧程盈一把拉住他的手臂,道:“不,如果有危险,你必须答应我,不要深陷其中,否则,我一辈子都会良心不安。”

何清明哈哈大笑起来,戳了戳萧程盈的脑门,道:“没想到你这个小没良心的还会良心不安?你放心,你师兄稳妥着呢,有问题的话,我会置身事外的,在没给你个满意的结果之前,我这条命可不能没了。”

萧程盈这才松了口气,道:“你可千万要注意分寸,这事儿怎么看怎么奇怪,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何清明点头,“你怎么跟师父似的,他也这么嘱咐我,他还说这几日要想想法子不动声色的下凡来。到时候要跟你见一面,尤其是……”

他把视线转向凌韵乐,道:“尤其是要瞧瞧到底是什么样的小美人,能把我们灵云山派第一武修的魂儿都勾跑了,连一身的修为和师门都不要了。”

一听这话,萧程盈有些紧张起来,她紧紧的握住凌韵乐的手,道:“师父他,真的没生气吗?”

何清明突然变了变神色,一副严肃的样子,道:“这我也说不好,不过,要是我的弟子被魔尊给拐跑了,最后还弄得金丹没了,一个人孤零零在凡间过了五年的苦日子,我应该也不会不生气吧!”

萧程盈抬眸看了凌韵乐一眼,道:“师父若是跟你动手,你只需避让即可,千万不能还手,知道了吗?”

凌韵乐点点头,别说是她师父了,连她徒弟萧东跟他动手,他都不敢还手的好不好?

何清明见她如此严肃,又笑了起来,道:“我逗你玩儿呢,没有那么严重,师父看得很开的,他也了解你的性子,只要是你认定的事儿,他不会过分干涉的,放心吧!”

虽然他这么说,可萧程盈还是不能放心下来。

何清明又问萧程盈之后打算怎么样?

萧程盈道:“我也不知道,眼下能够找到活尸的幕后黑手是最要紧的,如果此事了结的话,我就……”

她有些犹豫,凌韵乐却不容许她犹豫,“当然是跟我回魔族了,你不会还想留在这里吧?”

何清明挑眉,道:“你现在还能回魔族?”

凌韵乐道:“我想回去,自然有法子回去,那可是我的地盘儿,只要我有手有脚,就是爬也能爬进去。”

还真是从上到下都写着一股子的没出息。

萧程盈都有些看不下去了,道:“你爱爬,你自己爬进去,我可不跟着你丢人现眼。”

凌韵乐撇了撇嘴儿,引得何清明用扇子掩着唇哈哈大笑。

何清明笑够了,又道:“哎,你们魔族这事儿啊,我也属实是看不懂了,你说天族他图什么啊?打了胜仗也不说要对魔族之人进行任何的管束或者镇压,竟跟没事儿人一样,收了兵。我瞧着,这天族不像是在攻打魔族,倒像是在攻打你。”

这也正是凌韵乐心中所想的,他也不清楚天族到底是想干什么。

凌韵乐道:“管他们干什么,只要给我翻身的机会,我早晚要打回去的。”

何清明啧啧两声,道:“你还挺有骨气的,不过我身为仙门,就不鼓励你了。但这事情肯定不简单,你还是有时间好好的琢磨琢磨,别总这么……莽撞冒进。即便不是为了你自己,你好歹为我师妹想想,别闯祸。”

凌韵乐点点头,没说话。

何清明跟萧程盈又说了些话,多半是些没营养的调笑,萧程盈倒也并不生气,跟他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

直到天快亮了,萧程盈从何清明那里讨了不少魔道修习的心法,这才放何清明离开了。

何清明临走的时候感叹道:“我这个师兄做的可真是太惨了,你都这样了,还不忘跟我讨东西,实在是太过分了。”

萧程盈笑了笑,道:“你既然受了这一声师兄,就得替师妹办事,这可是师父以前说的,何师兄难道要违抗师命?”

何清明摇了摇扇子,道:“罢了罢了,我说不过你,我走了。”

临出门,何清明喊了凌韵乐出去送送他。

萧程盈虽然有些担心,但觉得何清明不会伤害凌韵乐,也就让他去了。

没多久,凌韵乐就回来了,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萧程盈问道:“怎么了,就让你出去送送他,不高兴了?”

凌韵乐咬了咬牙,道:“没有!”

这人都把不高兴三个大字写在脸上了,这不认字的还真是看不出来。

萧程盈拉着他在卧榻前坐下,问他,“到底怎么了,何清明欺负你了?”

凌韵乐偏过头来,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道:“你以后,少跟他来往。”

说罢,少年一歪头便到在卧榻上,蒙上被子便要睡觉。

这可叫萧程盈纳闷儿了,“你又闹什么闹?就让你出去送送他,至于这么大的脾气吗?瞧你这样子,我真该听何清明的,早知应该让他给我安排个身份,从新回灵云山派去,也好过在这儿受这份苦。”

凌韵乐掀开被子,瞪大了眸子盯着她,“你……你故意的!”

萧程盈懒得理睬他,干脆也倒在卧榻上背对着他,不说话了。

这可把凌韵乐急坏了,连忙掰过她的身子,道:“你还不理我?分明就是你的不对,你怎么还跟我生气,你讲不讲道理?”

萧程盈的性子急,原本就应该顺着毛捋,一贯的吃软不吃硬。

凌韵乐越是这么挑衅,萧程盈越是不理他。

到底是把凌韵乐惹得快哭了,萧程盈才道:“你有什么可委屈的?这不是你在惹是生非吗?”

凌韵乐低声道:“我才没有,你跟你师兄情深意重,我能惹你们什么是非?”

这小子还没完了?

萧程盈原本已经想给他台阶下了,可这小子真真是彻底惹怒她了。

萧程盈道:“你说得对,我跟他情深意重,你趁早回你的魔族去,我用不着你来惹是非。”

少年不说话了,死死的咬着嘴唇,都快把嘴唇咬出血来了。

萧程盈看了也心疼,越发觉得自己跟他闹脾气是闲的没事做。

原本哄一哄就能好的事儿,这下子闹得两个人都不高兴,这是何必呢?

萧程盈叹了口气,正想开口安慰,却听到少年声音柔软道:“对不起嘛,你别生气了。”

萧程盈:“……”

原本就是他惹得事儿,可这会儿听到他说软话,还是这么委委屈屈的说软话,萧程盈心里一下子就化开了。

她开始反思,是不是自己做错了,才惹得凌韵乐这么难过。

萧程盈道:“我不生气了,你还生气吗?”

少年连忙摇了摇头,凑过来亲了亲萧程盈的唇瓣,低声道:“你吓到我了。”

萧程盈心里感叹,自己实在是太过分了。

明知道这小子五年来担惊受怕的,也不知包容他一些,还说那么重的话。

她长臂一伸,整个把少年抱在怀里,“我不好,不该吓唬你,不难过了,嗯?”

少年瑟缩在她怀里,小声道:“你以后不准这样!”

萧程盈点头,道:“好好好,我不这样了,方才何清明到底跟你说什么了?这么生气?”

凌韵乐咬了咬嘴唇,许久才道:“他说让我好好对你,不然的话,他就把你带走,他说他以前辜负了你的深情,现在后悔了。要是我再丢下你,他就跟你和好如初!”

萧程盈:“……”

这些胡话,怕是也只有凌韵乐才会相信了。

萧程盈无奈道:“我不是早跟你说过了,我跟他没有深情,他就爱胡说八道,你总相信他干什么?”

凌韵乐低声道:“他说的很认真的,不是假话!”

萧程盈揉了揉眉心,何清明这人喜欢演戏也不是一日两日的了。

旁人不知道,她萧程盈还能不知道吗?

也怪凌韵乐太年轻了,跟何清明接触的也不多,才会一而再再而三被他骗了。

萧程盈道:“他只是想告诫你,再说了,就算他说的是真的又怎么样,难不成,你还真的打算再丢下我一次?”

少年连忙紧张起来,“我才不会,我绝对不会!”

萧程盈无奈的笑了笑,这小子每次一着急,都有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叫人不知道该不该相信!

她拍了拍少年的脸颊,道:“既然如此,你在意什么?”

凌韵乐道:“我当然在意,他嘴上说着不在乎你什么的,可事事都替你打算,处处都维护你,摆明了就是对你有心思的。”

萧程盈叹了口气,道:“那阿金呢?阿金对我没心思了?”

少年梗着脖子,道:“也有!”

萧程盈被他气笑了,“差不多得了,别没完没了的。我再说一遍,我跟阿金没什么,跟何清明也没什么!”

凌韵乐道:“那我呢,你跟我有没有?”

萧程盈气得拍他脑门,“我跟你有没有你自己心里不清楚?我现在腰还疼着呢,都是因为谁?”

少年立刻欢欢喜喜地说道:“我帮你揉一揉,揉一揉就不疼了。”

还没等萧程盈同意,凌韵乐已经上手了。

不过他倒是在伺候人的事儿上头,还挺有天分的,只是轻飘飘的揉了几下,萧程盈便觉得痛感弱了不少。

又是一夜没能安睡,萧程盈早就困了。

这会儿被按揉的舒坦了,萧程盈便昏昏沉沉的闭上了眼睛,睡着了。

这一觉睡的很是香甜。

虽然外头烈日炎炎,可身旁跟有个小冰库似的,冰冰凉凉的叫人心里舒坦。

萧程盈越睡,便越往凌韵乐怀里钻。

凌韵乐自是没有什么不满意的,紧紧的搂着萧程盈,心想,要是能这么抱着她一辈子就好了。

这一觉,萧程盈睡到了下午。

一醒过来,身旁已经没有了凌韵乐的身影。

萧程盈抬眸望去,瞧见凌韵乐站在门前,似乎在跟什么人说着话。

凌韵乐的身形高大,把外头那人挡得严严实实,又因为背光站着,更是瞧不清楚了。

萧程盈揉了揉眼睛,缓了一会儿,瞧见凌韵乐已经关上房门进屋了。

她缓缓地坐起身来,问道:“谁啊?”

凌韵乐道:“是蓝一,来给你送吃的。”

萧程盈的视线落在凌韵乐的手上,发现是一小盆肉汤。

蓝一做的肉汤很是一绝,萧程盈一贯很喜欢喝她做的汤,到如今就变成了蓝一每每做汤都会喊她过去喝一些。

大约是上次喝凌韵乐见面,并不是特别的愉快,蓝一这回没喊萧程盈和凌韵乐过去,反而是送了过来。

萧程盈翻身下榻,凌韵乐连忙将肉汤端过来,给她喝。

凌韵乐:“你都一整日没吃东西了,快喝点汤。”

萧程盈点点头,正要去端那小盆子,却被凌韵乐挪开了。

她抬眸看他,不解问道:“干什么?”

他怎么可能是魔尊最新章节手机版 - 他怎么可能是魔尊全文阅读手机版 - 他怎么可能是魔尊txt下载手机版 - 不失桑榆的全部小说 - 他怎么可能是魔尊 前前后后移动版 - 前前后后手机站

《他怎么可能是魔尊》小说推荐: 快穿:反派怀里的娇软美人我夫人是大家闺秀带着物资空间去六零年代当小祖宗火葬场来的这么快男人都想日她合不拢腿我带着十亿物资穿回六零年代重生锦鲤,我带亿万物资逆袭六零改嫁不孕不育隔壁后:我喜得三宝携百亿空间玩转六零年代玄门祖宗她爆红娱乐圈重生七十年代:军长,强势宠我全家穿到了六零年代重生八零甜宠娇妻有点辣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飒重生八零:锦鲤后妈养崽日常报告盛爷,夫人每天都在装乖巧东宫媚偷偷藏不住暗恋1:深情我全家跟着房车穿越了贵妃娘娘的咸鱼人设又崩了顾芒陆承洲免费阅读农门商娇白莲花又虐霸总了农门长嫂富甲天下穿越之国公继室吴峥小说免费阅读望兰陵无忧风华倾天下特种战兵林昆秦雪
猜你喜欢: 快穿:反派怀里的娇软美人我夫人是大家闺秀带着物资空间去六零年代当小祖宗火葬场来的这么快男人都想日她合不拢腿我带着十亿物资穿回六零年代重生锦鲤,我带亿万物资逆袭六零改嫁不孕不育隔壁后:我喜得三宝携百亿空间玩转六零年代玄门祖宗她爆红娱乐圈重生七十年代:军长,强势宠我全家穿到了六零年代重生八零甜宠娇妻有点辣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飒重生八零:锦鲤后妈养崽日常报告盛爷,夫人每天都在装乖巧东宫媚偷偷藏不住暗恋1:深情我全家跟着房车穿越了顾芒陆承洲免费阅读贵妃娘娘的咸鱼人设又崩了农门商娇白莲花又虐霸总了穿越之国公继室农门长嫂富甲天下吴峥小说免费阅读望兰陵无忧风华倾天下特种战兵林昆秦雪
本站强推: 快穿:反派怀里的娇软美人我夫人是大家闺秀带着物资空间去六零年代当小祖宗我带着十亿物资穿回六零年代火葬场来的这么快男人都想日她合不拢腿重生锦鲤,我带亿万物资逆袭六零携百亿空间玩转六零年代改嫁不孕不育隔壁后:我喜得三宝玄门祖宗她爆红娱乐圈重生七十年代:军长,强势宠都市艳妇我全家穿到了六零年代迷情女记者未眠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飒重生八零甜宠娇妻有点辣大叔的家养女武神偷偷藏不住暗恋1:深情黑莲花庶女被迫精分贵妃娘娘的咸鱼人设又崩了我全家跟着房车穿越了东宫媚反派大佬的农家媳穿越之国公继室千亿总裁宠妻上瘾重生八零:锦鲤后妈养崽日常农门长嫂富甲天下顾芒陆承洲免费阅读

他怎么可能是魔尊最新章节手机版 - 他怎么可能是魔尊全文阅读手机版 - 他怎么可能是魔尊txt下载手机版 - 不失桑榆的全部小说 - 他怎么可能是魔尊 前前后后移动版 - 前前后后手机站